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卡带】随笔←意思是没想到标题

最近真的很想看两个学生偷溜出去开🙊🙊🙊🙊房的剧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变味了
私心让带土打排球嗯反正今天我生日我最大🙈
其实没写完但今天快过了就这样发吧

依旧是很不好看很无聊的预警

    

    

    

   



当旗木卡卡西看到自家院子的围墙上露出一个刺猬头的时候他的眼神是毫无波澜的。
只见那双又黑又圆的大眼睛来来回回转了几下,他向旗木卡卡西做出噤声的动作后矫捷地翻身跳进旗木家的后院里头。

旗木卡卡西摇了摇头,那动静可够大的,要不是现在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在,旗木朔茂肯定会急急忙忙走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宇智波带土踉了个跄,脸就直接往地上摔,摔的他整个屁股都撅起来,还好摔在了院子的草坪上,不然也不会只是把鼻子都摔红的程度。
他捂着鼻子跑到旗木卡卡西面前,把鼻子递过去,距离近得旗木卡卡西直想推开。“怎么样,有没有流鼻血?”

“没有,但你的鼻子已经歪了。”

听到对面的银发小伙伴不带丝毫玩笑的语气这么说,宇智波带土大喊着“惨了要被家里的老头打死了”冲进他的银发小伙伴的房间里找镜子。镜子没找到,却听到来自身后房门那里传来一声笑声,认识旗木卡卡西这么久,他不仅发现对方的恶趣味越来越低俗,而且他还发现自己对于对方的玩笑的反应永远都毫无长进。

只有那次告白他自豪地以为自己识破了对方的恶作剧。

“镜子在洗手间,我房间是没有这种东西的。”

“哼!”宇智波带土觉得自己生气了,好不容易从家里逃出来找他,却遭到这种待遇,他放下背在身上的背包后气冲冲地朝门口走去,想要推开旗木卡卡西,却被抓住了手。旗木卡卡西顺手带上了门,就拉着宇智波带土把他推倒在床上,自己也压上去。
他把手里拿着的湿手巾轻轻擦了擦身下黑发少年摔得通红的鼻子,然后凑近亲了亲,“别怕,亲几下就能好了。”

第一次谈恋爱的宇智波带土简直不能习惯这样的场面,更何况是说这种话的旗木卡卡西,他现在连耳根都红透了,瞪大了他的眼睛看着压在他身上的人,连说话都结巴起来。“你、你说这种话为什么这么熟练!?”

他推开了旗木卡卡西,背对着他,像是在掩饰害羞一样拼命揉着自己的鼻子,“我、我好不容易从斑的手里逃出来你就要这么对我吗!”

从背后看黑发少年,他耳根上的红晕已经延伸到脖子两侧,白皙的后颈透着红,旗木卡卡西很想凑上去舔一口,但他忍住了。为了不把宇智波带土给吓跑,旗木卡卡西觉得自己的牺牲真的很大。
至今的亲吻都只是唇贴唇的程度而已。

但仔细想想,从小学就一直嚷嚷着喜欢琳的宇智波·直男·带土能接受他,对于宇智波带土来说已经是最大的进步了。旗木卡卡西想的很长远,他们现在才中学三年级,很多事情不急于一时,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但没想到后来宇智波带土失手没考上一起报考的志愿学校,两人就这样第一次分开两地,这都是后话了。

旗木卡卡西伸出手用自己冰凉的手指触碰宇智波带土的后颈,黑发少年颤抖着几乎要跳起来,他捂住自己的脖子后面就要继续指控身后的人,被旗木卡卡西一句话问住了他。

他才想起拼了命逃出来找童年玩伴是想干什么。

“卡卡西,我们去游戏厅吧!”

“你来找我就为了这个?”

“不然呢?好不容易放假了,却被家里的老头抓着整天学习学习的,现在就指望你能丰富一下我的精神生活了,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此时此刻非常希望对面的人能和他一起想歪,但他深知这种事情并不会发生,他艰难地开口答应了宇智波带土陪他出去玩,却不知道自己的小恋人的计划已经制定得非常周全。在爽完整个游戏厅后两人都抱着各种各样的娃娃出来进入餐厅,宇智波带土毫无感觉似的,甚至还说这些夹出来的的娃娃全都是用来送给旗木卡卡西作礼物的。

要让中三少年抱着一堆娃娃回家,旗木卡卡西光是想想都觉得羞耻得无地自容,宇智波带土却壮志豪言地说道,他已经观察过各种各样的情侣了,每一对情侣男朋友一方都是这么做的。

旗木卡卡西用他的眼神表示他现在并不想作出什么回复。

当再次抱着一堆娃娃从餐厅里出来的时候,旗木卡卡西已经想打道回府了,却被宇智波带土拉着他去了一块空地。他背对旗木卡卡西对着背包捣鼓着什么,然后就把刚刚娃娃机里夹出来的娃娃一个个放回去,转过身来旗木卡卡西看到他手里拿着一个排球。

“……”

从两人确定关系开始,宇智波带土就一直缠着自己陪他练习这个东西,说实话当他看到黑发少年手里的排球后他眼神已经死了,毕竟好不容易的约会(在旗木卡卡西看来是)结果又就这样浪费在两个人远距离地练习排球身上。

评论 ( 9 )
热度 ( 43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