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sweet pool][哲蓉]蓉司生日贺文

虽然在这里发了一部分,现在把整一篇发上来把【x【这篇弄成无料,会加笔

蓉司生日快乐!!!!!!!!


    肉块、肉块、还有肉块,蓉司的精神接近崩溃。

    为什么自己会遇上这些事?

    他已经不想再思考这种问题了。

    姐姐搬走后,这里只剩下蓉司一个人,空寂感和压抑感一直笼罩着这个房间。似乎姐姐将那份属于人的生气和温暖也一并带走一样。

    体内的躁动和不适感终于停了下来,虽然身体完全没有要活动起来的欲望,但他还是吃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把脏衣服丢去洗衣机后,就开始把卧室内的肉块清理干净。

肉块蠕动的声音不绝于耳。

    叮咚——

    这种时候会是谁……

    放下清洁工具,蓉司迅速把蠕动到走廊的少数肉块扔进袋子放进卧室内,关上门后就匆忙跑到玄关去。

    凑近猫眼处往外看,只见熟悉的脸隔着防盗门和玻璃映入自己的眼中。心生奇怪的同时,蓉司将门打开。

    “城沼……”

    “这么久,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你怎么突然……”

    “嗯。顺路经过,就来看看你了。”

      顺路……为什么会顺路……

      蓉司最终还是没有把话问出来,两人凝固在门内外一样对望着。

    “……不让我进去吗?”

    “啊,哦。”

    ……

    把防盗锁打开,蓉司看着哲雄手里提着两个塑料袋走进来。

    “这是……”

    “这个?食材。打算午餐在你家吃。”

    “……”

    哲雄在玄关换好鞋子后,就找到厨房把食材分好放进冰箱里。

    蓉司看着像在自己家一样的哲雄有点不知所措。

    哲雄进来后打破了这个空间原本的气氛,让蓉司极其不适应——也许也因为空间里增加了鱼缸水泵运行声之外的声音……

    “你……今天不用打工吗?”

    “嗯,今天休息。”

    “这样……”

    “……你呢?”

    蓉司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哲雄在整理冰箱,支吾着回答,“请假了……”

    “身体,不舒服?”

    “嗯……”

    哲雄转身盯着蓉司看了良久,直到蓉司眼神漂移起来。他突然走过来抓起了蓉司的手腕轻轻地抚摸起来,“你……”

    “干,干嘛?”蓉司后知后觉地把手抽了出来伸回去,神色局促地问道。

    “午饭由我来煮就可以,你先去把房间清理干净吧。”

    “……!”

    “气味,有点浓。”

    尴尬和生气在听到哲雄的话升腾而起,马上转身往自己的卧室跑去,留下了哲雄一个人在厨房里。

    虽然因为某些原因和哲雄的关系变得好像有点亲密,但是蓉司还是很不习惯。特别是这种难堪的事情让别人以这种方式提出来,蓉司心怀恼怒地清洁着房间的污秽。

    “真不知道他突然跑来干嘛!”

    一边碎碎念一边整理好垃圾袋,在蓉司走出卧室正要出门扔掉的时候,哲雄走过来一边解开围裙一边说道,“我来扔吧,你好好休息一下。”就拿走了蓉司手里的垃圾袋出门。

    “啊,还有,等下给我开门。”

    “……”

    哐当一声,门被关上了。

    所以说,他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蓉司把被哲雄关上的门打开后,郁闷地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厨房里飘出了香气,蓉司往厨房的方向望去,突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在姐姐走后,这个厨房几乎没被用过,气氛比客厅更加死寂。但是今天的厨房却像活了起来一样,而且传出了炖土豆的味道。

    城沼他……

    一丝暖意在胸中流过,很久没有过的感觉,让蓉司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在这里睡会着凉的,回房间睡吧。”

    听到叫唤的蓉司猛然睁开双眼,被放大的哲雄的脸吓了一跳的蓉司慌张起来,“你……”

    不知道为什么,哲雄现在好像打算把自己横抱起来,发现不对劲的蓉司马上喊了起来,“等,等一下!城沼!”

    已经把蓉司横抱起来的哲雄看着蓉司,仿佛不明白蓉司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你干嘛?你先放我下来!”

    “我抱你回卧室。”

    “喂!我自己会走!”

    蓉司挣扎着,差点支撑不住的哲雄到了卧室门口后就停下来没继续走了。觉得奇怪的蓉司停下动作抬头想要看看哲雄突然怎么了,却看见哲雄把头低了下来——

    “!”

    哲雄舔了一下蓉司的唇后正要用舌头撬开两片唇瓣伸进去,却被蓉司推开。

    “现在?在这里?不对,你先放我下来……等等!厨房的菜……”

    “没事,土豆还要炖久一点,鱼在锅里蒸着,也不要紧。”
    哲雄说着,便把蓉司放下来把他压在门口上,双手抓着蓉司的两只手腕,就这样压住他的唇。
    “唔……”
    好甜的气息。
    蓉司沉浸在从哲雄身上闻到的甜美香气以及他娴熟的技巧中,不由地挣脱了被束缚住的双手,情动地把两只手搭在了哲雄的肩膀上,然后加深了这个吻。
    ……
    两人互相交换着气息,因为对方都太过于甜美而不舍得放开。终于,蓉司推开了哲雄,有点气喘地看着哲雄,听着厨房传来的蒸汽声,突然有种这不是自己家的感觉。
    “其实你是来干什么的?”
    “就是顺路了上来来看看你。”
    “……”还是无法相信。
    不过还是算了,虽然熟悉的安静被破坏了,但是自己也打扰过哲雄家,想到这里蓉司还是决定释然了。
    “饭……还没好吗?”
    “嗯,我去看看。”
    “我来端碗吧。”
    说着,便跟着哲雄来到了厨房。

 

 
 
    “好像很久没有试过这样了。” 

    “怎样?”接过蓉司递过来的碟子,哲雄一勺一勺地把土豆装到碟子上,不管是颜色还是味道,都让人食欲大增。

    “在厨房里做菜。”蓉司看着哲雄,回忆着以前和姐姐一起住的时光,“虽然姐姐做饭的时候我也挺少帮忙的……”蓉司轻轻地笑了笑,接过哲雄装好的土豆端到餐厅的饭桌上。

 

    虽然不是丰盛的菜色,不过在这餐桌上看到这样的情景真不容易。这种家庭感,让蓉司一下子适应不过来,也发现自己越发地想念和姐姐一起住的时光了。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坐在餐桌前默默地吃着午饭。蓉司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碗里的白米饭,时不时抬起目光瞄向哲雄。哲雄吃饭的表情像学习的时候那么专注,他应该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吧……蓉司回想起以前下意识留意到的哲雄的各种动作姿态,突然觉得有点好笑,连吃饭也是这么个面瘫又严肃的感觉吗?

    “……”咦?怎么突然放下筷子?

    没发现自己越看越专注的蓉司在内心里发出了疑问。

    “你……就这样一直看着我吃饭……?自己不吃吗?”

    “诶?啊!不……没有……”瞬间爬上耳根的红晕让蓉司马上低下头来一口一口地扒着饭。

    “我吃饭的样子很吸引你吗?”

    “!!”头低得更接近饭碗了。

    其实挺想笑出来的哲雄依旧没法露出普通的笑容,镇定地夹了些鱼肉放到蓉司的碗里,“头抬高一点吧,不然没法吃饭了。”又夹了些土豆到对面的碗里,“这些炖土豆,虽然没有我妈煮的那么好吃,不过还是可以过关的,你试试。”

    “你……特意买来煮给我吃?”

    “嗯。”

    果然不是顺路的。

    “既然顺路来看你,就顺便到商场买些菜了,我记得你上次在我家挺喜欢吃的。”

    “……”蓉司默默地夹起碗中的土豆放入口中。

    融化在蓉司口中的炖土豆的味道让蓉司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能从炖土豆的味道感受到哲雄对自己的那份用心。好像被填满了……那份空寂感,一直存留在蓉司心中,就算是姐姐也无法让自己的内心拥有这样的满足感。

    一直以来都避开和他人交往。淡漠的人际关系,就算处在熙攘的人群中也感受不到那份热闹,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黯然的世界……

    蓉司放下筷子,看着哲雄。像是感受到他的目光,哲雄也放下筷子,专注地看着蓉司。

    “……谢谢你,城沼。”

    哲雄看着他。

    “虽然……你只是顺路来的……”蓉司顿了顿,继续说道,“姐姐离开了这里之后,很久没试过在家里这样吃午饭了。”

    “你平时……”

    “打工的饭盒,可以带回来吃。”

    “以后我都能来。”

    “嗯,不过我吃不下那么多东西。”蓉司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让哲雄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终于……温暖的表情是因为自己而露出来了。

    “不要不吃东西,尽量多吃点。”

    “嗯。”

    “还有……”哲雄伸出手想要去摸蓉司的手,却发现对方的手并不在桌面上,只好尴尬地放到桌边。

    蓉司不小心噗嗤一声,就把手伸出来搭在哲雄的手上,“什么?”

    看着自己手上白皙的手,哲雄反手握住那只白皙的手放到桌子中间,认真地看着对面的人。

    “生日快乐,崎山。”

    “……”蓉司睁大了眼睛看着哲雄。

    “吃不下也要吃完它。”

    “什么?”在震惊中的蓉司有点反应不过来哲雄的这句话。

    “饭。”

    “……”这命令式的语气,这转换!让蓉司有点恼怒地抽出自己的手,抓起筷子一口,一口地把饭嚼下去。

END

评论 ( 58 )
热度 ( 15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