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onkm】【纯肉慎点】【生腐】

写给考拉酱的
“咦,不做吗?”
神谷带着黏糊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的空气。
“诶?!”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小野抬起头睁大了眼睛看着神谷。
“啊…没…没什么……”神谷撇开了头,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目光不知道往何处放,心虚地瞄了小野一眼。
“神谷桑,你再说一次?”
“为什么要我再说一次啊混蛋!”有点恼羞成怒地吼了起来。
虽然被吼了,但看着神谷红通的脸,小野兴奋地低下头和神谷又唇舌交缠了一番,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伸进神谷的衣服里游走在薄薄的一层肌肤上。
“唔……”
小野的手渐渐游走到上方,抚上了一边的突起。另一只手渐渐扣住神谷的一只手,和神谷的手指互相交缠起来。
因为被抚上了敏感点,神谷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在小野的口中发出了细微的呻吟声。小野放开了神谷的唇舌,获得了呼吸权的神谷马上张口吸着干冷的空气,却被小野啃咬住了下巴,舔舐了一阵后小野就开始往下方袭击,脖子,锁骨,都被小野舔了遍。
虽然挺想啃咬的但是不能影响神谷桑的日常工作呢。
这么想着的小野把神谷的衣服卷了起来,准备侵袭神谷的另一边突起。
“等等!”
“神谷桑?”听到了对方的喊停,小野把埋在神谷胸前的头抬了起来。
“在…这里做不太好吧……”
“没关系,在哪里做都一样。”轻描淡写地回应了神谷后小野继续埋头专心工作。
“唔,小野君……”这家伙完全无视了自己,让神谷有点火大,想推开胸前专心工作的头的时候下面有点鼓起的地方却被隔着布料覆盖住,轻轻地揉搓起来。
“唔……呃!小……小野君……你没听到我刚刚说什么吗?”
“来,神谷桑自己把它解开脱下吧。”
隔着布料的感觉让神谷欲罢不能,虽然理智上想要拒绝小野的要求,那只搭在小野肩膀上的手却不由自主地应了小野的要求,伸手往下,解开了皮带,脱下了碍事的布料,使自己的上方下方同时遭受着重重的侵略。
“哈啊……唔……小野君,不要同时来……”
虽然抓着小野下面的手的手腕,却没有发挥一点的效果。上方的一边突起已经被啃咬得挺立坚硬起来,红了一片,看着自己的杰作,小野君正想换一边,却被神谷用手按住了头。
“快……点吧……”
看着神谷潮红的脸,小野停下了动作,眯了眯眼,“神谷桑……希望我怎么做?”
“……”神谷抓着小野的头发,移开了目光,“……进来。”
“神谷桑,我听不清楚,可以再说一遍吗?”小野在神谷身上往上爬到和神谷同一位置,两手撑在神谷的头的两边,俯视着神谷。
可恶!
“我说……进来啊!”
“yes,my lord.”
“唔!”真是让人讨厌的家伙!
神谷咬咬唇,就伸手用力把小野翻了过来,骑坐在小野身上。
小野惊讶地看着自己身上的神谷,“神谷桑,你……”
“你就躺着别动!”说着,就解开了小野的裤子,掏出里面早已昂首的巨物,俯身张口就含住。
“呃!神谷……桑……?”
“别吵。”含糊的声音从下方传了过来。
看着专心致志的神谷桑,听着由这样的神谷桑发出的淫靡的水声,而且……
小野用手撑着坐了起来,一只手轻轻抚摸着神谷柔软的头发,脸上尽是温柔的表情。
“神……谷桑,可以了。你放开我……”
神谷停下了口中的动作抬眼看了小野一眼,终于轮到他的脸红了一片,便退了出来,把自己的裤子完全脱下跨坐在小野身上,一手抱着小野的脖子,一手扶着刚刚在自己口中的物体,对准并慢慢地坐了下来。
“唔……”
“神……谷桑……哈……你不用先……”
“不用……也可以……唔!”
“已经,完全了呢,神谷桑。”小野两手扶着神谷的腰,有点兴奋地对着神谷说,“神谷桑……要自己来吗?”
神谷的头搭在了小野的肩膀上,因为刚刚的动作,头上的汗开始冒了出来,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就开始动起了腰部。
两人的喘息声和摩擦声充斥着整个客厅,没有任何的言语, 身体却紧紧贴着并相连着,汗水也早已不分彼此。虽然能过感受到做爱最大的快乐,但是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能够深深地感受着对方才是让自己达到最高兴奋点的原因吧。
同是声优,两个工作狂,忙起来真的一段时间都无法私下好好地见面,真的是好不容易双方的时间对了起来,在见面的那一刻思念之情已经溢了出来。想到这里,神谷紧紧地抱住了小野,用自己的一切,去感受着他最心爱的人。
第二天早上醒来,神谷睁开了眼睛,看着卧室的天花板。卧室内仍然残留着一股淫靡之味,身边还有一个像巨犬一般四肢缠着他睡的……人类。
“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已经,完全能想象到沙发,浴室,还有自己身处的卧室的战后一般的情况了。
嗯,果断交给这只大型动物来收拾。
神谷默默地决定着,再次闭上了眼睛,在这个好不容易得到的假日,睡个回笼觉。

评论
热度 ( 20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