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朱修】只是篇肉,无题

上次把前面的部分发上来然后删掉了,这次再次厚脸皮地发上来【x

没写完但是写不下去了,对,我文渣又不负责任又要去写文【x


喘息声断断续续地回荡在房间里,床上重叠的人影不停地在晃动着,一张偌大的双人床摇晃得厉害。汗水浸湿了黑发少年的发丝,使略长的刘海贴住了额头和脸颊。情欲从一双紫眸里流露出来,在发丝之间若隐若现。虽然紧紧地闭着双唇,但还是止不住从唇间泄露出来的喘息声。

……这个体力笨蛋!
身上的人不停地在自己的体内进进出出,不短的一段时间里持续大张着腿让鲁鲁修的腿根快要痉挛,但身上的人完全没有停止和结束的意思,甚至每次都顶到最深处。每到这里,隐忍的声音就会忍不住发出来,明明想咒骂这个笨蛋来着,可是却说不出一个字来——鲁鲁修生怕一张开嘴,声音就会像打开了水阀一样涌出来而一发不可收拾。
双手在头的两侧被紧紧地相扣着,不能挣扎的鲁鲁修觉得自己相当痛苦。天花板是模糊的,朱雀的脸是模糊的,撞进了朱雀的眼里,只看见一双清晰明亮的碧绿眸子,弥漫着情欲的绿眸里印着自己隐忍的脸,突然很想撇开头,鲁鲁修不想直视这一切。
他感觉自己全身都止不住痉挛着。

看到鲁鲁修撇开头,朱雀有点不爽,很想对他说不要走神,却鬼使神差地低头咬住了半侧着脸的人的唇。
用自己的唇把对方的脸摆正,朱雀就这样近距离看着身下人的眼睛,狠狠地噬咬着对方的薄唇。
“唔!朱……”
朱雀的舌头在鲁鲁修的嘴里胡捣一通,被撑开的双唇没法留住来不及吞下的津液,往嘴角边流出来。鲁鲁修的脑内回响着因亲吻而发出的吮吸声让他的脸一下子染得通红。身体被摇晃得厉害, 生理的泪水终于顺着眼梢往下流,很想擦掉泪水,动了动手指却被更用力地紧扣住了。
不停地调正着呼吸,但朱雀的侵略感实在太重,鲁鲁修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紊乱,直到快要窒息的时候朱雀终于放开了他的唇。
“你想……把我杀掉吗……啊!”
朱雀放开了鲁鲁修的唇后跑去舔那双因差点窒息而失去焦距的紫眸,顺带也把鲁鲁修流出来的泪水舔干了。
“朱……朱雀……”
被温柔地舔舐着眼睛,鲁鲁修浑身颤抖着。拼命使上劲终于挣脱了朱雀的手,抬了抬,最后还是狠狠地抓住了朱雀的背部。

“鲁鲁修……”感受到裸露的背部被狠狠地抓住,修剪得圆润的指甲依然给自己带来少许的攻击,朱雀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双手抵在鲁鲁修的背部下,一下子就把鲁鲁修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盘坐起来的腿上,继续由下往上地在完美地包裹着自己的壁道中抽动着。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鲁鲁修不小心松了口,甜美的喘息声从口中泄露出来。
连自己都没有听过的声音,让鲁鲁修马上捂住嘴。羞耻感使他很想马上抽身离去,可这时不要说自己差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趴在朱雀身上,朱雀在那一声之后不知受到了什么刺激,身下的律动更激烈,鲁鲁修只能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往上顶,虽然一直都在想尽办法抗拒往朱雀身上坐,可是对方是个体力值爆表的笨蛋,像自己这种体力连女生都……怎么也无法从被体力笨蛋的禁锢中逃离出去。
啊对,现在这个体力笨蛋可是第七圆桌骑士大人呢,鲁鲁修在心中轻笑了一下。已经暗中恢复记忆的鲁鲁修对他的恨绝对能比得上他对自己的仇恨。
虽然知道朱雀是是回来监视自己的,鲁鲁修在心中想现在这一切情况估计朱雀自己也解释不了。
毕竟连鲁鲁修自己也没有办法解释。 


评论 ( 8 )
热度 ( 50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