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只是一篇暴力的肉文

土方X总悟

借用了mai太太烛俱的梗【嘘

被身上的人用力一顶,闷哼声从嘴里泄露出来,抓着身上人肩膀的手情不自禁地想要捂住嘴巴。
“总悟,不需要,隐藏自己的声音。我想听。”
说完,身上人又开始在里面捣鼓,而且越发深入,直直把我们的第一队队长冲田总悟逼出泪水来。
“……唔!不要,弄……那里……”
“为什么不要,这里舒服吗,总悟。”
“……啊!”
似乎带着恶意般,身上的男人不停地顶撞最敏感的那点,冲田喊出声来后马上咬住了前方的肩膀,他不想被正在熟睡的任何人听到自己的声音。
“……痛。”被咬住肩膀带来的痛感使土方十四郎的兴奋感又往上爬了点,想着身下人现在不论做什么都因自己而起,土方觉得索求再多也不够,虽然心里会带着罪恶感,却不及满足感来得快。
大概是听到土方的话冲田放开了原本咬住的肩膀,想要去看土方的表情。
“总悟……”
汗水滴落在俊俏的脸庞上,再加上对方脸上带着不知是生理还是其他原因造成的一片绯红,显得更加妖艳至极。明明同是男性,可土方这一刻觉得自己身下的人实为美丽可爱。低下头舔了舔冲田眼角的泪水,觉得不够后又亲吻着他的眼睑,一路往下移,找到了那片柔软温热的唇瓣,便用舌头往里探。
“……唔。土,土方桑……”
模糊的声音传出来,土方顿了顿,停下嘴里的动作,便是更深地往里面攻城略地了。
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都让冲田感受到深深的窒息感,这使他的身体越是紧绷起来,夹住土方的身体的四肢更是放松不起来。越是紧绷,土方的冲撞越是加快,终于可以用嘴巴松口气的时候,脖颈不禁往后仰,却是更让人感到害羞的呻吟声漏了出来,下面的液体也尽数喷洒在自己和身上人的腹部上。
释放出来不久后,身体里也感受到一股热流的冲撞,而且能清楚地感受到,量有点多到……往外流了。
意识到这点的冲田下意识地缩了缩内壁,他却没注意到这点小小的动作对身上人的刺激是有多大。
“……”
“……”
“咳!总悟,我现在就出来。”
“……你确定你现在真的要出来吗,土方桑。”
“……”非常不想出来,可是罪恶感却不能让土方这么做。一秒之间土方仿佛做了一天那么久的心理挣扎。
“还是……出来吧,我怕你太累。”
说完并在挣扎之中准备缓缓拔出来的时候却被冲田的腿夹的更紧了。
“总,总悟,你这样……我没办法动……”
“今晚就这样吧,土方桑。”
“什么?”
“就这样吧。好了,明天还要执勤呢,早点睡吧土方桑。别到时候又说我工作偷懒。”
“可是,总悟……”
“啊,还有,不准变大。”说着,就这样四肢抱着土方闭上了眼睛做出要睡觉的姿态。
土方睁着眼睛,看着身下紧紧抱住自己的人,却做出了一脸轻松准备熟睡的表情,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喂……”
这呼是不是打得有点假了啊?
“喂,总悟……”
身下人闭着眼一脸已经熟睡的样子,但是用力把自己夹紧至无法移动腰部的双腿实实在在地告诉自己,这小子一定是在整自己。
“……总悟,你再不回应我,那就别怪我做出其他事情来了啊?”
“你还能做什么事啊,土方桑。”
冲田睁开了一只眼睛,戏谑地看着身上有点紧张又有点痛苦的人。

其实因为有点事,冲田随近藤局长回乡下长达半个月之久,屯所则由留下来的土方副局长管理和指挥。
也就是说,直到冲田回来为止,两人有半个月没有见过面了,今晚也是久别后的第一次缠绵。
虽然一路奔波,连夜赶回来很累,就为了能早点看到那个不懂风情又闷骚的副局长,虽然冲田也不指望土方能主动做点什么就是了。
除了普通的日常交流两人也再没有什么互动,直到晚上冲田偷偷地跑进土方房间里——

“……是我不对,总悟,我是觉得你应该会很累所以……”
“啊~土方桑认为怎样就怎样吧~”
被这么一磨蹭,在冲田体内的粗大倒是有点渐渐平静下来的迹象,可是不管怎样,还是让土方略感痛苦。
虽然在组里是队长,可是那张脸稚气未脱,在土方眼里看来也是可爱极,特别是现在正在生闷气,使得土方更觉得怜爱。
双手穿过被褥与背部之间,一用力,就把身下的人整个抱了起来。
闭着眼睛突然就被腾空的感受吓了总悟一跳,原本躺着的时候四肢就紧紧夹着土方的身体,现在被抱着坐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都挂在土方身上了。
“啊……!土方桑你!”
“对不起总悟,你再忍受一下。”
说着就动起了腰部,肉壁内的粗大再次大了一圈,这次换了个姿势继续撞着怀里的人。
“啊……土方桑,够了,停下,停下,这样好难受……”虽然现在的姿势不能像之前一样让土方可以动作很大,却插入极深,一时间接受不了的冲田泪水也流了出来,双手紧紧抱住土方的肩膀,身体被顶得不停上下晃动。虽然不久前刚释放过一次,可前端又溢出了些液体出来,沾在了两人的腹部上。
“土方桑……土方桑……”冲田感觉被搅到肚子里去了,这感觉让他太难受。呜咽着喊着土方的名字,对方像是知道他想什么一样,把手伸去包裹住了他的前端。
“啊……”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声音了,被温暖的大手包裹住的感觉让冲田差点释放出来,再加上后面的快感也越来越在体内放大,被土方揉搓了几下后果真全释放了出来。
“唔……啊!”
“总悟……”
第二次射在里面后,土方马上从里面出来,打横抱起冲田让他躺平在被褥上。两次的精液怎么也不会留得住在里面,所以稍微动了一动,白色的液体便从冲田的菊穴里一点一点地流了出来。
看着这样的情景,土方喉结上下动了动,忍住了。
“总悟,我带你去清理残留物吧。”
“……不用了,就让它那样吧。”
“会很难受的吧。”
“啊,土方桑像老妈子一样好烦啊。”
……明明刚刚还一副委于自己身下的可怜模样,不到一会儿马上就恢复到平时的样子了。
“啧,你这小子真不可爱啊。”
“是是,土方桑最可爱了。”
“总悟……”
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对方要起身,“好啦我自己去清理就可以了,土方老妈子你就不用等我了,我等下回自己的地方去。”
说着,冲田抓了一张被子挡在了中间便要出去。也不管从交合的地方流出来了多少浊液在腿间。
见状土方马上拿了外套披在他肩膀上,“好歹……穿上衣服再出去……”
虽然说不用管他,却任由自己半拥着他走。
……这小子果然一点都不可爱啊。 


评论 ( 1 )
热度 ( 92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