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佐相】名为“喜欢”②

不是没想过要把这家伙送回他自己的家去,只是一来佐藤根本就不知道这家伙的家在哪里,二来,把这样一个生病的人单独扔下并不是自己的作风——听说他是自己一个人住的。

好不容易把相马抬到自己的床上,帮他脱下外套鞋子后盖好被子,便立马翻箱倒柜地找起了退热贴探热针。
佐藤还算是一个独立性很强的人,虽为男人且独居,可是他的住处却非常整齐干净。光从这点来看没办法想象这样一个……金发抽烟形象的男人竟是这里的主人。
因为极少生病,这些东西都快压箱底了,好不容易找出来给躺在自己床上的人贴好退热贴,夹好探热针后,佐藤正琢磨着要不要下楼去买些药。毕竟看起来烧的不低,光靠退热贴没办法有效地退烧。  

“佐藤君,我口渴。”  

“……”  

听到声音的佐藤回过神来看到床上的人半眯着眼镜一脸潮红地看着他……虽然知道是生病所致,但眼前这人欠抽的样子还是佐藤拼命忍下用平底锅拍他的欲望——毕竟手边并没有平底锅让他拍下去。  

“谢谢……”想要撑起身接下佐藤手中的杯子,佐藤就把杯子放下来了,转而把相马扶起来,亲自把杯子送到他的嘴边。

“没想到佐藤君这么会照顾人,难怪领班这么粘你。”  

……佐藤现在很想把这人塞回餐厅里去。  

“你是想现在自己顶着这样一副躯体走回去吗,相马君?”  

“我可是从心底里支持你的呀,佐藤君,这样对支持你的人真的好吗?”  

“我去找药给你吃。”果然这人还是病殃殃的样子比较好,稍微精神一点就惹人厌的技能真是一点都不退反升。  

刚刚翻到的药都已经过期了,佐藤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这个有讨厌家伙在的房间,下楼到便利店找退烧药,真希望也能顺便让他找到可以堵住讨厌的人的嘴巴的药,毕竟相马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挺好的。  

想起刚刚两次相马在他面前毫无防备熟睡的样子,佐藤从便利店里出来后心烦地点了一根烟。    


相马从公寓里出来到街上,就看到了佐藤挨着墙壁一圈一圈吐烟的画面。  

烟雾缭绕在佐藤周围,让本来就因发烧而头晕眼花的相马更看不清这个人的身影了。  


熄灭了手中的烟蒂后,准备回去的佐藤转头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相马。心里有点烦躁,没察觉自己大步快速走起来到那家伙的身边就抓着他的手臂,语气竟有点生硬,“你怎么一个人跑下来了?”  

“难道佐藤君真的想我留下来?佐藤君别捉弄人啦,你把药给我就好,我自己能回家照顾自己。”  

相马说完这句话后以为对方会乐得如此,却迟迟不见那人把手里的塑料袋递给自己,心生疑惑的相马才发觉两人现在的状况似乎是在为什么东西僵持着。  

“额,佐藤君?你听见我说话了吗,佐藤君?”   像是回过神来的佐藤马上松开了紧紧抓住相马手臂的手,相马正要松一口气却被抓住手腕往公寓的方向走去。  

“额,佐……”  

“如果回家途中晕倒然后归天我可不帮你这家伙收拾后事。啧,想想都觉得麻烦的要死。”  

“等等……我哪里有那么脆弱?那照你这么说的话我岂不是要死好多次了吗?”  

“原来不是第一次?”  

一边挣脱着手一边要反驳的相马却看见前面的金发头颅猛然转过来,严肃地看着自己。这样的情况反倒让相马说不出话来了。  

佐藤烦躁地又想从衣袋里拿出烟来,顿了一顿把手抽出来,拉着相马的手腕转了个方向。  

“我送你回家吧。你家在哪儿?”    


相马把自家的附近的一个位置告诉了他,下车时向他道了谢就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了。  

并没有想过要把自家的位置告诉别人——包括佐藤。  

好不容易回到家躺回自己的床上,相马磨蹭了一会起身倒水把药吃了,换了衣服后便倒在床上不想起来了。  

鲜少在他人面前露出弱势来的相马,这时候怪自己太不谨慎了。  

但是回想起佐藤今晚待他的态度,相马更是越想脑中的一层迷雾越大。  

在餐厅里,自己时常捉弄佐藤,佐藤生气要报复他也是正常的。其实相马知道,虽然自己八卦佐藤和八千代之间的事,却也一直没让佐藤动真怒。平时的报复也只是小打小闹罢了。然而他却在奇怪的地方奇怪的时候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这反而让相马想起了讨厌听到女朋友说她自己不好的男朋友。  

“……”  

病态的自己真的有这么脆弱到让佐藤觉得这时候的自己是八千代?究竟是他喝醉了会这么觉得还是自己喝醉了而得出这个结论……  

难得也有应付不来的事的让相马越想越纠结,虽然餐厅里某个紫发女孩也是他难以应付的事物之一不过他现在把原因全都归结到生病发烧而导致脑回路不清晰的身上。  

……不过佐藤和八千代真的很好玩啊。明天绝不能请假,不然少跟的一天就发生什么大事就不好了,比如佐藤真的告白什么的,或是八千代觉悟到自己喜欢的不是店长而是佐藤什么的。  

越想越多,世界突然变得混沌起来。
相马逐渐陷入了黑暗的世界里。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