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卡带】如何挽救沉迷手游的中年男人

随便开了脑洞,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明明是段子竟然不能一次性写完,还ooc,文笔差。
#我究竟在干什么#









战后的木叶村经六代目火影的领导与号召,在重建家园后,科技的进步带动着经济的迅速发展,如今整个木叶村已不见了当年战后的民不聊生,人们的生活欣欣向荣。

可是没过几年,木叶村的六代目火影却向高层提出退休的请求,原因是弟子已经足够资格当火影。然而在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的情况下,木叶的高层投多数票不同意六代目任职时间未够就跑人(不然加快下下一届的火影换人就麻烦了),而六代目提出了另一个理由:岁数已大,体力不支,现已不足以作为火影支撑着整个木叶继续走下去以及保护木叶,坚持退休的决定。

在这场持久战里,木叶的高层发现斗不过贤十的男人,只能放他走了。鸣人风风火火举行火影仪式的当天,结束仪式后他高兴地收拾办公室的东西,从神威空间里进进出出后,一扫办公室里旗木卡卡西留下的痕迹,工作交接完后眯着眼睛微笑着拍着弟子的肩膀,鸣人一阵毛骨悚然,还没反应过来自家老师已经离开办公室了。

有这么着急吗……
鸣人坐在历代火影都坐过的椅子上挠了挠头。随后就看见一叠非常高的文件夹走了进来。

噢不,是鹿丸抱着一叠比自己高的文件夹走了进来,光是看到这些东西鸣人的冷汗已经顺着脸颊流下来。

“额,卡卡西老师已经不打算回来了吗我说?”看他那样子真的不觉得他还会回来啊!

“会的,你放心。”

鸣人觉得自己看到鹿丸对着他笑。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啊佐助!

连创世神辉夜姬都不怕的鸣人此刻仰着头喊起佐助。

才刚退休,旗木卡卡西就已经规划好退休后的生活计划了,全都是与二人世界有关,包括花剩下的人生与伴侣一起游历世界。可是打开家里的门后,习惯了以前会看到穿戴着围裙手拿着锅铲的带土的卡卡西一时浑身不自在起来,因为现在客厅厨房的灯火全都暗着,厨房没有一丝油烟味,只有一丝丝光线从房间的门缝里透出来。习惯这东西真的很可怕啊,六代目想,就抬脚往房间走去,敲着门说道带土我进来了就不等回复擅自打开门进去。

说到底,要等回复的话卡卡西觉得自己今天都不用进房门了。

他看着坐书桌边低着头手指快速敲击着桌上的画面闪烁的手机的伴侣想道。

……卡卡西几乎看到了手指的残影。

“带土,你看我带了什么回来?”他擦了擦眼睛,一边走近一边提起话题想要引起带土注意。

即使主动发话对方也没有反应,卡卡西叹了一口气,把装着红豆糕的袋子拿到他眼前,又重复了一次刚刚的问句。

“啊啊啊卡卡西你干嘛!!”手机音乐停止播放画面停止闪烁后带土两手往手机两边桌子上一拍,抬头瞪着卡卡西喊道。

“我给你买了……”

“卡卡西你知道吗!这首是刚出来最难打的歌曲,我真的!就差一点!fc了!但是因为你……!”他像仓鼠一样胡乱地挠着自己的短毛,本来短翘的黑发被他自己揉地乱七八糟的,因为激动双颊血气上冲而红通通的,卡卡西看着他这个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还笑,你还笑!”卡卡西的笑让带土张牙舞爪地向他扑过来,其实fc没了,对于带土来说事情也不大,毕竟游戏的活动还没正式开始,但是卡卡西却嘲笑他了,让他觉得在卡卡西眼里这一定是一件非常不值得一提的事,可是卡卡西却张开双臂迎接他扑过来的身体,拉下口罩准确地对准了他双唇的位置亲下去,动作一气呵成。因发怒而张开的嘴唇刚好给卡卡西的舌头制造了机会马上就侵入他的领地中,卡卡西用自己的舌头不断地舔弄着带土的舌头以及口腔各个区域,直到把原本怒气上升的他舔软了腰身整个人攀着卡卡西挂在他身上才不至于倒在地上后才放开他的双唇。

“嗯?为什么不能笑?”

吸完带土的嘴后卡卡西艳红的双唇咧得更开了。

距离拉开后带土看着卡卡西的脸呆了几秒,才发现自己不仅被嘴遁,而且还被颜遁了,双重攻击下使带土恼羞成怒,从卡卡西的怀里挣扎出来又狠狠地坐回桌边开锁了手机。

“总之你现在开始不准烦我,我要清体力,没空理你!”

卡卡西又叹了一口气,其实他当然知道这个体力,不止一个游戏的体力啊。他无奈地把桌上的红豆糕拿了起来,准备往厨房方向走。

“红豆糕放下。”

“……是是。”听到声音后卡卡西转身把手里的袋子重新放回桌边,他知道带土刚刚压根就没抬头,又无声地叹了口气转身往厨房方向走去。

看来这段时间也不要想着吃到带土的料理了。他打开了厨房的灯打开冰箱开始准备非常简单的晚餐。

tbc

还好发现后改了,我真的不知道齐木卡卡西是谁,不会超能力x

评论 ( 3 )
热度 ( 77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