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卡带】十五夜

迟到的贺文,文笔差,内容依然很无聊,整篇文章不知所云。
本来想着填坑,小伙伴说贺文的话还是写新的吧。
不过文力差,所以怎样都无所谓啦hhh
卡卡西生日快乐,希望你开心。





在乱糟糟的聚餐中逃回来,卡卡西是费尽了心思。提出今夜到居酒屋聚会的正是自己的弟子,现七代目火影。结果一群人喝得醉醺醺的,虽然佐助还保持着清醒,却被鸣人缠住,也正好因为佐助,卡卡西才得以解脱。过后一定要感谢佐助才行,卡卡西在匆忙逃出去的时候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想。

结果用来庆祝的蛋糕全都粘在大家的身上了,就连佐助也免不了这样的待遇,自己就更不能看了——毕竟寿星的待遇更加特别。

卸任后卡卡西退掉了一直在住的单人公寓,搬回了旗木大宅。

旗木大宅院子里的杂草已经被整理干净了,从卸任后就开始执行这个计划,他独自把整个屋子收拾干净,对比前后,看着现在的宅子,简直让卡卡西感到舒心。

“我回来了。”

虽然一直以来都是独居,现在却要开始习惯回来后打招呼,出门也要打招呼的行为,一开始卡卡西每天都在提醒着自己不能忘记。虽然不断在提醒自己,却总有忘记的时候,结果那一天一整天都安不下心来,仿佛出门忘记关灯,忘记锁门。

走过玄关,经过客厅,卡卡西看见一个人影坐在院子的走廊上,头仰着似乎在看秋季里无垠的夜空。秋风徐徐,空气的流动让人舒适,卡卡西转身走近冰柜从里面拿了两罐啤酒出来,踩着脚下的木板走到那人的身边,把一罐啤酒贴在他脸上。

“欢迎回来。”他转过头伸手接下了贴在自己脸上的啤酒。

“在看什么?”卡卡西蹲下身坐在他身边。

“月亮。”

“……嗯,的确很美。”卡卡西看了一眼月亮后看着他无伤无痕的侧脸说道。

“怎么回来得这么早,他们放你走吗?”带土不再仰头,然而视线也没有转向身边的人,而是看着前方,前方却只是院子和一堵墙而已。

“没有,我趁机逃回来了。”

“这也能让你逃出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仿佛笑了,卡卡西似乎被感染到,也露出了笑容。

“他们那边更热闹吧。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早回来,我一个人在这里呆着也没关系。”

“他们太吵了,和你这样坐一起喝着啤酒赏月也很不错。”

卡卡西说完后却没有得到回答,两人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院子的走廊上,一口一口喝着冰凉的啤酒,时而看院子的景,时而看向天空。

“带土。”

“卡卡西。”

过了一段安静却又不尴尬的时间后,两人突然发声,气氛尴尬起来了。

卡卡西没有继续往下说,他侧头看着带土,等待着他的下文。

“生日快乐,卡卡西。”

“谢谢。”

“那时候的计划没有成功,现在能和你这样坐在一起赏月,我真的……很开心。”

“就算我现在只能呆在这里,时间被停留在这里,我也……”

“带土,只要你愿意,我陪你一起赎罪,一辈子。”

“嗯。谢谢你,卡卡西。”带土眼睛通红,仿佛要掩饰一样,他挠了挠头,继续说道,“明明你生日,我不仅没有礼物给你,还要你向我作出这样的誓言……”

卡卡西闻言后干脆侧身双手捧住带土的脸让他面对自己,“你活着就是给我的最好的礼物。带土,你知道吗,活着赎罪一定会比干脆地死了更痛苦,但是你不能放弃,而且你还有我在,你不再是一个人了,我也不再是一个人了……”卡卡西低下头,痛苦的情感在他眼里稍纵即逝,抬起头眼神更加坚定地看向眼前的人,“我也会努力活下去的。”

带土看着他,伸手把对方的面罩拉下来,以吻作为回应。他吻住了卡卡西的唇,整个人僵硬又微微颤抖,不一会儿就离开卡卡西的双唇,眼神却不敢看向被他刚刚吻住的人,拼命的掩饰也没法让通红的耳朵冷静下来。

一道一道伤痕覆在他的半边脸上,实为吓人,可是此刻在卡卡西的眼中这人却可爱极了。说实话,如今的带土比以往冷淡多了,不仅感情不外露,话也不多,卡卡西经常会看到他坐在某个地方,很久都未有动静,仿佛四战时的经历磨去了他曾经的热情,曾经的锋芒。

虽然会担心,但是他安静时的模样真的很帅。

卡卡西不让他有后悔的机会,在他离开后又马上靠近他用自己的唇贴紧了他薄凉的双唇。因为不是一个正常活下来的活人,带土整个人都是冷冰冰的,刚刚贴他脸上的冰啤酒估计他也没有感觉,想到他感受不到温度,卡卡西一边舔着他的口腔内部各个地方,一边把他抱得更紧。

似乎有带点咸味得液体流进嘴里,卡卡西一边动作一边想。

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一发完


在这里说一下我的想法,
设定大概是几年后卡卡西作法【不是】把带土的时间停留在旗木大宅里,而且没办法离开旗木宅。不过不是永生【大概】,反正卡卡西死了的话带土的时间又会继续走,也就是说两个人会一起死。

怎么感觉带土被卡卡西关小黑屋了x

评论 ( 5 )
热度 ( 39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