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卡带】香味

看到七总转发的一篇微博有感而发!
本来想一发完(因为不一发完基本别想着自己能填了)结果自家猫睡的太舒服我也想睡了x

文笔差预警




卡卡西的同居是个家里蹲。
虽然是家里蹲,却不妨碍他同居人的收入正常。
有时候甚至比卡卡西这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还要高。
说是朝九晚五,但哪有不加班的公司,特别是像卡卡西这种写编程的,有时候凌晨甚至第二天回到家都有可能,好在家里一直有人打理,半夜回到家,还能在冰箱里看到可以用微波炉热一热能马上吃的熟食,他每次都安静吃完,静悄悄地回到自己房间,尽量不打扰在另一间卧室里休息的同居人。
因为比较忙,所以打扫清洁的事情大部分也是同居人在做。
卡卡西对此感到愧疚,总是想抢着把房租都交了,可是这个计划一直都没实现,每次快到了这日子同居人就会把一半的房租打到他的卡里。
卡卡西很无奈。
提出一起住的是他自己,他希望能至少在生活方面照顾他,没想到自己反而一直是被照顾的那个人,他想过要不要辞了这份工作,找份至少不这么忙的,但工资会低一点,待遇差一点,却被同居人阻止了。卡卡西甚至不能说出想照顾你的话,他生怕对方会离他而去。

早上上班的时候他甚至能带便当去公司。

当然卡卡西多次向同居人解释说他公司有午饭吃,不需要带便当,可他的同居人却以营养口味各种理由反驳了卡卡西这个提议,只要有机会就会早起给他做早餐和便当。
这事一度让公司里的人以为卡卡西已婚了,在很多女性追求者暗自在心里决定放弃后他又说他单身,并没有结婚,这话又让在场的追求者都燃起了希望,觉得自己还能再搏一把。
“不过这便当真的不是我做的,我哪有那么好厨艺。”虽然这么说,可是眉眼弯弯之间洋溢着的是幸福二字。
刚燃起的无数希望又被淋得完全湿透了一般,再也烧不起来。
当然这也不能阻止女孩子们的套近乎。
能回家吃晚饭就坚持回家吃晚饭的卡卡西这次竟然给同居人发了一条并不是因为加班却不能回去吃饭的信息,他实在是没办法,解决了公司出现的问题后,他作为主要的问题解决人就被上司和同事推着去吃饭庆祝,吃饭期间不停被灌酒,导致他回到家连鞋子也没换就倒在玄关处不想起来。
没一会儿他就感觉到有人帮他脱鞋子,鞋子被脱掉后隔了几秒身体被人拖着半坐起来,在感受到身体背部离开地面腾空了后卡卡西彻底酒醒了,其实他并不醉得太厉害,更多的是太累了,很想立刻就到一个能让他马上闭眼睡觉的地方。
这姿势让他太羞耻,他挣扎着要起来却被对方吼了句别动,幸好没正式抱起来,卡卡西稍用力挣扎一下再反抗一下就退出了对方的怀抱,毕竟要抱起一个1米8高的男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用了,带土,其实我没醉得太厉害。”他坐地上,同居人半蹲着,刚刚的挣扎让他现在有点晕,花了几秒钟清醒了后抬头看到的是同居人眉头深皱的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让他的大脑此时短路了,理性来不及出来阻止,他的手指已经触碰上了对方的眉头,并轻轻地抚摸着。
“别紧张,我只是太累了而已,喝点酒也正好,让我今晚好好睡一觉,好久没睡个好觉了。”
他弯着眉眼对同居人这么说。
“你身上有种香味。”
“啊?”还没来得及把手缩回去的卡卡西就这样停止了抚摸的动作,伸着的手以及触碰着同居人眉间的手指此时僵硬着,卡卡西有点尴尬地像一卡一卡的机器人一样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
同居人看起来也没多在意,“和你一起吃饭的……”
“不不不,你知道我们部门大部分都是男的啊,再说我也没怎么接近女孩子们,也没办法接近,精力都用来挡酒上了。”卡卡西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转念一想,自己刚刚光是想到马上澄清,却没想到同居人怎么突然在意这个。
虽然醉意不大,却还是被同居人扶着走进卧室了。
之后也没再提过这事。
虽然对方可能是无意间说的话,可是卡卡西第二天依然很在意这句话的含义,他拿起便当的时候在想,中午吃饭的时候在想,写代码的时候也在想……

结果是他要哭着加班。

半夜回到屋子里,屋子里只留下一盏灯,像是同居人另一种等待一般,这种温暖真的很美好,最美好的还是冰箱里又留着晚上做的熟食,虽然没有做到自己当年暗自决定的事情,但自从同居后他觉得人生像是明亮了一点,不停奔跑的前方有了目标,或许是他想要的东西,或许只是一个闪光点,但这足够了。他满足地吃饱收拾洗漱了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上床的时候却发现有点不对劲。

一直睡在床中间的他发现单人床的一边有个很大的阻碍物。

他忍不住在黑暗中摸了摸阻碍物的一个地方,又摸了摸另一个地方,发现是个人。

“……”

退一万步,假装同居人真的进错房间,也不应该有自觉地留了另一个位置好像习惯了和别人睡一样啊。

叫醒同居人和不叫醒同居人。

假装自己也习惯了这事和把同居人叫醒并提醒他睡错房间。

卡卡西犹豫了一下,伸手推了推不应该在他床上,在他被子里的同居人。

“……卡卡西?你回来了?”

他在黑暗中看见他的同居人转过头眯着眼睛含糊地说着这些话。

仿佛一直都是这样的生活习惯。

很想问为啥,对方却在他问出口前回答了原因。

“卡卡西你的被子好香,让我进来睡一下……嗯……明天还给你。”
明显没完全醒,估计连自己说什么也不知道吧,声音含在喉咙里,连说的每个字也含糊不清,在卡卡西眼里看来真是可爱极了。

毫无办法,卡卡西只能乖乖地躺进同居人给他留的另一个位置的被子里了。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13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