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卡带】香味2

没想到两发也没能写完。
文笔差ooc预警
内容很无聊真的很无聊(叹气


和其他什么人一起睡在一张床上这种事情其实肯定不会没试过,但卡卡西是一个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注意跟别人保持距离的人,他既不会无故触碰别人,也不会让别人很亲热地靠过来,虽然他总是露出一张和蔼可亲似的笑脸(虽然戴着口罩),可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距离感让公司里的不管男的女的都下意识在想靠近他之时猛然退后一步。

甚至部分追求者们已经开始团结起来,她们不再视其它追求者们为情敌,而且每天都会进行一个以如何(至少)再靠近他那么一点点为议题的头脑风暴。

始终原地踏步毫无进展的追求真的很痛苦啊!

卡卡西自己也这么觉得。

但也不能怪他,程序猿哪有时间哪有心思去搞这些事情,何况他现在连追求这个动作都没有,唯一进展是提出同居的那一次。

没想到带土会答应。

从当时的欣喜若狂到现在,卡卡西渐渐产生了保持现状也是非常不错的消极想法,他甚至不想破坏这样的状态,少年时期因一场事故带土离开了自己身边,这次怎么样也不想再发生什么意外了,他经不起同一个人的两次失去。

但,现在是什么状况?!

卡卡西加班回来后再次发现他床上又出现一团拱起来的庞大物体。

这次卡卡西并不是在黑暗中发现,他开了灯。

发现的那一瞬间卡卡西就知道那团拱起来的被子里是什么了。

“卡卡西,好刺眼……”同居人皱着眉头一边抱怨一边把被子往头上扯直到把整个头都盖在被子里面。

“……”

的确,昨晚不是他们两人的第一次同床但小孩子一起睡比什么都要正常何况现在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睡一张单人床上带土真的不会觉得……很挤吗!

卡卡西扶了一下额,事实上他因为昨晚太挤而完全没办法入睡。

他觉得他需要和带土谈一下,他走到床边推了推那团拱起来的被子,可是明显被子不想理他。无奈之下卡卡西伸手想要掀开被子解放同居人的头部,在他碰到被子的一瞬间同居人就自己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了。

“卡卡西……我真的很困。”卡卡西看到他的同居人眯着睁不开的眼睛皱着眉头这么说。

我也很困啊……

“那我去你房间睡吧。”每天遭受加班之苦的卡卡西做出了妥协,等带土轻轻点了点头后抱起自己的枕头打算离开。
但是他发现自己没法往前走第二步,他衣服后摆被一股力道扯住了,虽然那股力道并不是特别大,但卡卡西觉得自己不是很想挣脱。

“你可以走,枕头留下。”

卡卡西抱着枕头转过头看到带土并没有睁开眼睛,一手扯着前面的衣服,话语含糊但意思却能清晰地传达给卡卡西,“可是你那边没有枕头,带土,我过去的话需要把它也带过去。”

“那你和枕头一起留下。”好像终于能适应光线,带土抬头微睁着眼看向卡卡西,“还有关一下灯,明天还要早起……”说着他就把头埋进被子里打了个呵欠,调整了一下姿势作出准备继续睡的状态。

虽然如此,可是卡卡西看着那只不依不饶地抓着自己衣服后摆的手,只能默默投降,叹了口气轻轻钻进被子的另一边。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个星期后,卡卡西依然还没习惯。中午休息时间差点不想进餐想直接趴着睡的卡卡西终于打开饭盒并掏出手机发了个感谢信息给带土,还附上了一张刚打开还没开动的饭盒照片。

交到女朋友了不起吗!

和女朋友同居了不起吗!

有女朋友给做爱心便当很了不起吗!

一道道带着攻击性的目光射了过来,像卡卡西这种脸皮一点也不薄的人怎么会在意。何况他也不理解这些目光中带着的攻击含义是什么。

就算他现在的行为举止完全像在炫耀一样。

“旗木君,你脸色会不会太差了点?实在不舒服的话要不请假吧,工作让你几个下属做就可以。”

“没事的,不碍事。只是最近睡眠质量有点下降了。”

虽然他对上司百般解释自己身体没事,最终卡卡西这天还是提前了下班,其实对于别人来说他只是准时下班而已。难得能在天黑前回家,他特地绕了点路,在一间散发出浓厚甜味的甜品店停下。
店内客人女孩子居多,一个高大的男性走进去多多少少还是会引起一小部分人的注意,但他倒是从来不会在意这种事,一直看着柜里各式各样的甜甜圈纠结着。
看到客人如此犹豫不决,店员就开始给他介绍各种口味以及客人们的最爱和店里的招牌口味了。

结果带土看到的是拿着两大袋盒子回来的卡卡西,今天照样也不早回来,可是比以往早和他手里的东西让带土非常好奇同居人究竟去干什么了,而且带土从他身上闻到了比以往更甜的味道。还没开口卡卡西却拉着带土的手走到客厅去,把盒子从袋子里拿出后一个个打开,出现在带土眼前的是各种颜色各种花样的甜甜圈。

卡卡西你是想买来喂狗才买这么多吗?

带土很想这么说。

“……我对甜食一窍不通,只能把全部口味的都买下来了,你快试试最喜欢什么口味的。”

“……怎么突然给我买这个?”

“公司里的女孩子介绍给我的店,一直想试试,刚好今天下班早可以去排队……别管这个了,带土你快试吃。”

“笨卡卡…就算是甜甜圈控,也没办法吃这么多吧!”

“嗯,所以我每一种口味买了两个,和你一起试。”

带土看着卡卡西,想来想去没想到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只能投降转头盯着茶几上的那堆甜甜圈。

可是他现在真的觉得卡卡西身上的味道更好闻,比甜甜圈好闻多了,甚至开始思考为什么卡卡西身上突然多了种香味也没见他有用香水的习惯。

如果说是沐浴露洗衣液之类的,不应该突然才出现的啊。

“这里没有你喜欢的口味?”卡卡西几乎以为带土没看懂这些都有什么口味想要开始介绍的时候突然想起他可能想不到的事,“难道带土你对甜甜圈没有兴趣吗……我以为甜食党应该都会喜欢……”

带土幽幽地又把头转向卡卡西,继续盯着卡卡西看,那眼神让卡卡西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放下拿起来的一盒甜甜圈,担心地伸手摸了摸带土的额头,被毁容的那半边脸颊,又抓了抓带土的手腕,确认同居人身体没有不正常的温度后开口问,“带土你是不是有不舒服的地方?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

他看到同居人缓缓地摇了摇头。

卡卡西忍不住又摸了一次带土的额头,却被带土抓住了那只伸过来的手移到鼻子那里猛吸了一口。

“我说卡卡西,你身上的味道为什么那么好闻?”

同床共枕了一个星期的同居人终于把这个理由用问句的形式说了出来。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63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