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卡带】香味3

没想到写到第三篇虽然每篇都很短。
但内容真的好无聊,我无聊的脑x
非常感谢各位看官的捧场。

还有不要问我为什么xxx因为我也不知道

文笔差内容无趣文风流水账ooc预警。













卡卡西记得上次听到他室友说类似的话,是他喝醉回来的那次。身上理应都是酒味的他还没来得及反问带土怎么回事,对方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了。
这么想起来,似乎成为“床伴”也是那次之后开始。
当然“床伴”是非常正直意义上的床伴。

听到带土再次提起这事,卡卡西又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手仍然被带土抓着放在鼻子前。呼吸轻轻喷在手心上像被羽毛挠了一样,卡卡西觉得自己耳朵有点发热,赶紧把自己的手从带土手里抽了回去。
有时候气氛尴尬起来真的是连手也不知道放哪儿好,特别是刚缩回来的手,他明白自己的话不会闻出什么结果,但一心想缓解气氛的他只能抬起手臂到处闻了闻,“并没有什么味道啊?”

“难道你换了洗衣液?”

“衣服都是你洗的。”

“……沐浴露?”

“也是用你买的……”

“卡卡西,用香水这种事其实说出来也没关系的,你不用害羞。”

“我真的没有。”

“我不会抢你的用,我会自己买。”

“我没有用香水的习惯,你一定非常清楚。”

卡卡西很无奈,他家狗的确是靠味道认人没错,什么时候带土也成狗鼻子了,他现在甚至想带带土翻一遍他房间里的东西,证明他是清白的,包括他的人际关系。

“难道笨卡卡你终于交女朋友了,这是你女朋友的香水味!?”

看,果然还是来了。

他就知道他会误会,卡卡西顺手拿起桌上一个红豆味的甜甜圈塞进带土嘴里,“要是我有女朋友的话我会买那么多甜甜圈和你一起吃吗?”

无论是什么话放在卡卡西口中带土都会莫名觉得特别有道理,所以他现在一边吃着卡卡西手里的甜甜圈一边觉得超有道理地点头,末了还想凑近去舔残留在卡卡西手指上的糖,可是还没实施对方的手就缩回去了,非常喜欢的味道远离自己后带土有点空虚地又拿起一个甜甜圈吃了起来。

“你身上突然出现比红豆糕更好闻的味道,”带土把腿缩在沙发上的一边吃着甜甜圈一边这么说,“你真的没做什么?”

“带土,我是咸党,身上不会出现红豆糕的味道啊。”卡卡西吃了两个个甜甜圈后,甜腻感直冲上脑,几乎被甜晕,卡卡西有一种想要抓一把盐往嘴里塞的冲动,正起身准备去厨房,就被带土拉住了他的手,眼神非常严肃地看着他。

看着突然严肃的带土,卡卡西也莫名有点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明天帮我带红豆糕回来吧,还有我今天做了你喜欢的盐烤秋刀鱼,你应该吃不下吧,帮我放冰箱。”说完后带土就松开卡卡西的手继续解决茶几上的甜甜圈。

卡卡西几乎在被放手的那一瞬间冲进厨房寻找他可爱的盐烤秋刀鱼。

带土当然知道卡卡西是咸党,这一点他从小时候就非常熟悉了,那时候的卡卡西没有这么平易近人,他的四周永远散发着难以让人靠近的气场,喜恶更加清晰地表达在脸上。也只有带土这种厚脸皮的,才会硬要每天都缠着卡卡西,但是带土一旦吃过甜食,卡卡西就会一脸更加嫌弃地远离他。

他刚刚竟然吃下了两个甜酱的甜甜圈,多少也让带土目瞪口呆了。

所以对于自己最近仿佛中了卡卡西味道毒的状况他也实在无法解释。

就连在创作的时候也满脑子是卡卡西的味道,害他脑袋里一片空白,只能离开电脑跑去卡卡西的床上让整张脸埋在卡卡西的枕头上。发展到最后他偷了一件卡卡西的衬衣放到自己房间里。

后来他发现洗衣服前偷偷拿一件篮子里的衬衣不就完事。

他以为卡卡西并不知道这件事,毕竟家务他做的更多。

可是带土千算万算漏算了卡卡西是处女座这一点,少了一件衬衣一段时间怎样都会发现,何况那个可是旗木卡卡西,只是大家都不说,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算了。

卡卡西发现自从上次“质问”后带土变本加厉了起来,他仿佛无意识一样。卡卡西半夜醒来,会发现带土整个人贴着自己的后背,在家的时候卡卡西甚至经常被突然出现在自己背后的带土吓到。

有一次经过带土的房间,卡卡西不小心看到自己的衬衣被带土盖在脸上,犹豫着要不要打扰他的卡卡西最终选择当做无事发生过走进自己房间。没想到不久后房门被带土打开,就看到带土往自己床上扑去,在震惊之下卡卡西依然当无事发生过继续看自己的书。

卡卡西差不多要忍不住了,他非常想把自己的胸腔打开,让带土看看里面装了些什么。
可是他没有这个勇气。

直到有一天回到家,看到带土醉醺醺地倒在沙发上。

tbc

已经想不到有趣的发展了,几乎要弃x

评论 ( 9 )
热度 ( 57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