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怀瑾

糖罐是onkm
卡带不拆不逆

【佐相】名为“喜欢”①

佐相

私设

拆官配真是对不起

八千代心满意足地离开后,又轮到相马在一边唧唧歪歪了。

……

实在是忍无可忍。

究竟这人有多爱管闲事。

拿起平底锅,佐藤往相马头上毫不犹豫地就是一敲。

 

“好——痛啊佐藤君!就算你真的想打我也要控制好力度好吗佐藤君!我知道你的心情也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总拿我出气也没办法解决事情啊佐藤君!”

 

太火大了!

这家伙,总是佐藤君佐藤君地叫,把自己扰得心烦意乱。

——再怎么样也用不着让他管我和八千代的事。

 

把车开出了一段距离后,佐藤才想起自己好像把证件落在了餐厅的储物柜里,因为把身份证,驾驶证都放在一起所以不得不掉头回餐厅一趟。而且明天的排班似乎是休息,这样就更不想在休息日里回工作的地方了。

 

本以为漆黑无人的餐厅竟还开着灯光,微微一惊的佐藤扭了扭后门的门把,发现并没有上锁。

他清楚地记得下班后山田跟着女孩子一起回去了,女生们好像有什么聚会,具体情况他就不清楚了。除了山田还会有谁还留在餐厅里?这时候餐厅的四周都非常安静,轻轻打开餐厅后门的声音依然打破了这份寂静。

“……”

虽然餐厅似乎有人在里面,但是非常安静,只有佐藤的脚步声在回响。
 “是谁还在吗——”
 并没有得到回应,这么短时间山田也不可能从外面回来,直到打开了休息室的门,才发现究竟是谁没有离开餐厅。
 ……这家伙,怎么这个时间在这里睡着?
 关好休息室的门,走近趴在桌上睡着了的相马的旁边,佐藤无奈地看着他。

抬起的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在他的肩膀上,非常小幅度地轻轻摇晃着他的身体。
 “相马君?”
 大概是因为稍微被打扰到了,原本脸朝下的相马转了转头,脸朝着佐藤的方向继续睡着。
 感觉这家伙虽然在这里睡着了,但似乎睡得并不安稳,眉头微微皱着,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打扰到了还是原本就……
 “喂,相马君……”

“唔……佐藤……君……”

“!!”

虽然深知相马喜欢捉弄人的性格,但佐藤这时候是可以确定这家伙并没有醒来。
 就算他再怎么变换手法捉弄人,以佐藤对他的熟知程度也绝不会让他得逞。
 所以说,这梦呓是怎么回事……

“你和轰……”

“……相马君?快醒来,我要锁门了。”摇晃的幅度稍微加大了些。

终于睁开了眼睛的相马看到近在咫尺的佐藤的脸明显被吓了一跳,整张脸也异常般的红,感觉到不对劲的佐藤抬手往他额头上探。

“佐……佐藤君!?你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不想让佐藤这样碰他反应却慢了一拍,依然被佐藤触摸到他的额头。

“……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什么时候开始……”

“发烧。”

“咦?原来是发烧了吗。怪不得今天收集到的情报这么少……”

“你这家伙——”听到完全不清楚自身情况的笨蛋还在纠结这种事,佐藤差点要生气,站起来并抓着相马的手臂粗暴地把他拉起来,对方却一个踉跄跌倒在佐藤的怀里。

“啊!你要干嘛啊佐藤君!?”
 抵在佐藤胸前的双手想要推开,但似乎因为发烧的缘故导致有气无力,这看在佐藤眼里,简直成了……
 相马在向自己撒娇。

“……”

“……放开我吧。”
 指的是还在抓着相马手臂的那只手。

“你还能走吗?”

“没事,发烧而已。大概是空调吹多了,能走的。”
 相马稍微挣扎了一下,没想到佐藤也一下子放开了原本紧紧抓着自己的手,但尴尬的气氛依然没有缓解,就连相马自己也对这样莫名的气氛感到不解。

“我送你回去吧。”

“嗯,好。”

“你先坐在这里等一下我,我去把东西拿了。”大概是因为生病的缘故,佐藤觉得现在的相马非常乖巧。

乖巧吗……

也不知为何自己会用这样一个形容词,而且还是一个和那个人完全不搭的词。

拿好东西后佐藤真的看见相马非常安静地坐在那里,一反平日的常态的相马不仅让佐藤觉得有点新鲜,甚至也觉得……

“啊,佐藤君……”

非常可爱。

……生病的其实也许是自己。

因为生病,相马的声音少了以往的那份元朗,不仅是声音,整个人也非常安静,亦步亦趋地跟在佐藤后面。虽然怕他走不稳想要扶着他,却因为刚刚在休息室里的事情没法自然地接触他。所以佐藤只能降低自己走路的速度,并留意着后面的脚步声。

“要是我没返回来你打算在餐厅里带病过夜吗?”

“……虽,虽然我觉得也没关系,不过应该会自己醒来的。”

“就算你自己醒来了也没办法回去吧?”
 锁好了门,带着相马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打开副驾驶座位置的门等他做进去关上后,再回到驾驶座的位置启动车子。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这还是第一次呢。”

也是,这家伙的性格怎么也不会疏忽自己的身体状况。
 原来笨蛋也会感冒吗?

“我也不知道原来你也会感冒生病的。”

“呜啊太过分了佐藤君,就算是我也是正常人好吗,怎么可能会不生病感冒。唔……就是不会让其他人知道就是了。”

“是吗,真可惜啊,这次被我知道了。”

“是啊,竟然被你知道了……把柄……又落在你手上了。”

“……”

“我可是每时每刻都想要把握一些关于佐藤君的把柄啊……”

往副驾位上瞄了一眼,发现这人竟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现在的佐藤非常想点根烟。面对平常全身都是戒备心现在却卸下了一整副武装的人,他无奈地把车往自己家的方向开去。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符怀瑾 | Powered by LOFTER